割腿肉的Z

什么都吃

《帝王幕后》 第一卷 第2章 毛遂自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毛遂自荐

       老皇帝逸私底下考虑着合适人选,却迟迟无法下决定。要任用的贤能之人除了要有广博的学识,为人还不能太迂腐古板,(为了防止皇子又把他赶出去),而且需要尽可能在亲信里挑选。于是他把那些与他亲密的近臣集中起来,关门召开了一次秘密的会议——要加强对皇子公主们的教育,让他们推荐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近臣们听说了皇子要寻找导师,争相搜刮身边可用之才,都想趁此机会接近皇子,盘算着布下己方势力,以在将来得到更稳固的保障。“皇子太傅,那可是个安稳的美差呀。”做皇子的老师,一是辈分高了,二是这师恩,足够搬出来应付几年的。皇子日后即使没有给予特别关照,也不会轻易让那个成为太傅的人摔成地底泥。最重要的……有很多要办的事,都方便着呢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殿外的宫墙下,安静地站着一个年轻官员,模样周正,衣着高级的官服。才与皇帝密谈过的老臣子转过几个路口,总算是找到了他。见人来会面,年轻官员有礼地笑迎这个得到了皇帝的信任,同时也是他官场上的贵人的老臣。

     “大人,皇上召您去,是为何事呢?”“笙啊,你的时运到了!”老臣子边激奋地说,边大笑着拍打他的肩膀,仿佛已经有几千万银子落入了他的口袋。

   “时运?”笙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皇帝到底说了什么,让他的大人如此欣喜,而且还和自己有关?

   “陛下今日说,当今的二皇子需要一个太傅督导,我看啊,这差事,非你莫属!”

   “多见笑了,在下的资质,怎么敢当呢。”再急功近利的人,也知道一般说来,太傅应该是由德高望重的老贤者担任的,他要真想上前去揽这活,可不一定争得过别人。

    “你风华正茂,正符合皇上的要求。像我这些老古董,恐怕是没机会喽!”老臣子摇摇头叹了口气,有些惋惜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才如此热心地怂恿自己争取这个职位么。不过听上去不但对自己没有明显的坏处,还可以带来很多潜在的机会,说不定还是一条实现他长久目标的捷径呢。既然大人笃定自己的实力足以参与这次竞争,他就没有理由不答应。笙暗自思索着,决心尝试一下,抓住这个可以实现自己野望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那么,托您的热切期望,在下当竭力争取。谢大人提点。”他又郑重地向老臣子行了个礼。


       笙年少中举,因聪慧过人而受朝中要臣的赏识,又因才学而得人举荐,一路顺风地进入朝中担任官职,对朝堂上的规则礼仪、日常政务的内容可谓滚瓜烂熟。尽管他努力做到行事低调,结束公务后便会归家继续读书学习,不费过多精力于官员私下的酒池肉林社交场合,表现自己时无法掩盖的光芒还是招来了众人嫉恨,得到官位后,也不乏受排挤打压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幸而有贵人相助,他只凭着借来的一点点支撑的力量,不断地向皇帝和周围的人证明着自己,最终咬咬牙撑了过去。历经一番磨炼,他作为那贵人实际上的归属者,总算在朝中算是站稳了脚跟。他的出身不算显赫,无法凭家族的势力撑腰,随着时间流逝,人们也愈发尊敬这靠自身奋斗而青云直上的有为之士,那些先前嫉恨过他的团伙,也不再以为他势单力薄而肆意找他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但在现在的职位上折腾至死,不是他的愿望。他正等待着一个一跃而上的机会。为了让自身能充分匹配得上随时会来到的机会,他持续地增长着他的知识,积累着他的人脉,储蓄着力量。太傅之职虽和他理想的“机会”稍有差异,但在险象环生的官场中以退为进,或许也是个不错的策略。

       笙一向对自己的头脑十分有把握,一切一切良好的条件,也让他对即将与老皇帝进行的自荐充满信心。


    “尊敬的陛下,臣毛遂自荐,希望能担任二皇子的太傅。”笙恭敬地在皇帝面前进言。

    “哦?愿闻其详。”皇帝逸细细打量着他,心里赞叹着这个年轻家伙的勇气。虽然知道笙确实才华横溢,秉性上也无可挑剔,也大约知道他尊礼守规常被大臣们称道,但除此以外,皇帝逸需要更多理由。

    “您在内心也深深地了解臣的才能,作为太傅的资质是足够的。况且,以臣的年纪,和皇子交谈起来,不会有太大的代沟。”笙微笑着,言语铿锵有力。“长辈们语重心长的说教,聪明又自有主张的小皇子总是视作陈腐的说教,并不太喜欢……陛下是否也认为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皇帝听了,甚是惊讶于他对事实的准确判断。回忆起二皇子那越长大越不听话的小子,总是表面上顺从着老人家,内心却很不服气老人家的一套。虽然拥有独立意见是自己盼望继承人拥有的品质,实在不忍心苛责他,但每每提起这件事,皇帝是满心的辛酸。作为一个父亲,他不懂得如何与儿女相处,也没有精力履行父亲的责任,只能一股脑地向他们投入尽可能多的资源,把他们培养成人。然而他初次寄予厚望的学界大贤,却遭儿子厌弃,这更让他一时慌了心神。

       或许任用笙这种年轻的太傅,效果会更好吧。皇帝逸看了看门外等候着的几个人,大抵也是来荐才的。如果没有更合适的候选人,那么太傅之职,就交付于他。当然,如果皇子仍然不满意,他便需要为自己的大夸海口担负责任。

    “……见解正合朕意。”皇帝捋着自己胡子,“朕已经明了,你先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,臣告辞。”


       笙从皇帝的大殿里走出时,外面候着的人显然知道了皇帝没有马上答应他,更是紧张了。也有当中的几个,掩不住幸灾乐祸的神色,直盯着笙看,像是要看出笙的垂头丧气为止。笙对此全不搭理,径直回府里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若干天后,一道圣旨果然快马加鞭送到了笙的府上。皇帝正式任命他为二皇子的太傅。

  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攥着金灿灿的圣旨,他愉快地说道。(即使远在皇宫里的皇帝铁定听不见)

       府上的客人,纷纷祝贺他事有所成。按照皇帝的命令,上任的太傅需要周到地指导皇子的学业甚至是饮食起居,因此便利起见,需要搬到东殿居住。于是,收拾了大包小包的太傅,第二天一早坐着马车进宫去,搬迁到他未来要侍奉的小主子家里。

    “唉,这当一当太傅,怎么感觉把整个人都要卖到东殿里去了呢。”新上任的太傅在路上想道。

     ……离下次再返回他心心念念的政场,还有多久呢?

     他不再想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