割腿肉的Z

什么都吃

《帝王幕后》第一卷 第4章 无处不在

         太傅送完礼,慢悠悠踱出了书房。他随意地叫住了一个正在院子打扫的宫人。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皇子殿下的书房是怎么回事?为何如此混乱?”他这个问题在书房里憋了很久,又不能当面质问皇子,因此出来找个人询问。 
         “回大人,殿下有吩咐,他书房的东西不允许奴才们随意碰。等皇上偶尔过来看看的时候,才稍微收拾干净些。”宫人如实回答道。 
        “哈啊……?这又为何?”太傅百思不得其解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说,怕奴才们收拾了,他不好找。”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奇哉怪也。如果这是皇子的任性,那么他就有必要予以插手。他早就设想好了,不能让小主子在生活上太随意,必须把他调教得事事整齐划一,他才好开展后续的教导任务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几日后的晚餐时间,东殿大厅的圆桌摆放了几碟肉菜,两个茶杯,一壶茶水,还有——一只史莱姆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自从皇子收到了史莱姆这份礼物,就经常随身抱着它走,睡觉吃饭,旁边总是摆着那只史莱姆。据他说,睡觉的时候抱着它十分舒服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皇子和太傅,还有史莱姆,在一起吃饭,气氛奇怪得很,太傅不说话,皇子也没有主动说话,而史莱姆更是不会说话的存在了。 
         太傅实在忍受不住,便打破了这沉默。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想问你几个问题。”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?”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皇子停下了碗筷,好奇地看着对面神色严肃起来的太傅。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平时都做些甚么?”初次进入书房的那一天,太傅就对里面皇子的书稿念念不忘,十分好奇。这是他这种大人看不懂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学书。”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太傅知道并不止学书那么简单。那些孩子气的涂鸦,或者隐藏着什么。嘴上言辞不多,心里的想法总得有输出的对象,他猜测,皇子会倾向于将他们写出来。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书房里,写下的东西,做什么用?”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用的旧稿而已。”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果然让这个二皇子竹筒倒豆子,不太容易。或许日后再找个机会套话吧?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唉……明日开始正式授课,望殿下您配合。”太傅叹了口气,端着饭碗扒了几口饭。  
         那只无处不在的史莱姆真是碍眼极了。睡觉就算了,连吃饭也摆上饭桌,像什么话?虽然皇子珍视他给予的礼物让他没理由为之怄气,但是这些小动作就是让他来气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哦。”皇子看太傅盯着史莱姆的眼神不太友善,默默把史莱姆置于他的腿上放好。  
        说话冷淡、不爱搭理人,太傅真不敢想象明天上课他会遇到多少困难。总而言之,他打算只凭着良心做这个太傅,对他而言,相比给皇帝培养继承人,明明有更重要的事值得他去做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趁着皇子说要练习书法时,太傅也溜进了书房,跨过了地上的一个个纸团,站在桌旁看着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皇子见他跟进来,假装得十分淡定,虽然心里不喜有人在自己写书法的时候盯着,还是眯起了眼,全神贯注于面前那张纸上,郑重其事地抓起了笔,沾取刚研磨好的砚里的墨汁,开始书写了起来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皇子的字迹实在是……“龙飞凤舞”,“别具一格”啊。太傅感慨道,上面的字,他只能勉强辨认出几个,比如“一”“丁”,这些结构简单的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这孩子到底是在写字,还是乱画儿着玩呢?太傅挑眉,有些无法相信堂堂的皇子书法字会糟糕成那样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平时写字都是这样的么?”形态让人捉摸不透也就罢了,许多笔画也没有按照标准来。某种程度上,笔画的错误也导致了字的形态扭曲。 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样?”皇子似乎感受到太傅语气里,隐藏着的对他的字体的一丝鄙夷,轻轻皱起眉毛,似是要否认,又像是料到对方会有那样的反应,啪嗒放下了笔,“太傅……写得不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如果他那么问身边的人们,大约没有人敢说半句不是,反而很多人抢着拍手叫好吧。 
         可太傅就应该是指出皇子不是,然后教会他正确做法的人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太傅抓过了皇子手中的笔,“这么写的话,别人看不懂的吧?那么这样的书法写出来的东西,就失去它的意义了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 “来,我给你写一个字……”眼看展示自己绝顶书法的机会到了,太傅兴冲冲地撸起袖子,低头就写了起来。“就写你的名字吧。幻——”  
          皇子一言不发,呆呆地看完太傅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工整漂亮的“幻”。他看着用墨汁排出的名字在纸上逐渐干透,忍不住伸手过去抚摸上面水浸出的凹痕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他想问为什么是这个字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被闲杂人等直呼名字是种忌讳吧?”太傅接着解释道,“除了寥寥几人,只有自己才能使用这个字。那么,向世人展示出这个字的美丽之处,不也很重要吗?”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反过来说他也是在抱怨皇子的字太不美丽,不过皇子听不出来他这层弦外之音罢了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需要。”斩钉截铁的声音传来,皇子若无其事地继续抽来另一张新的纸。 
         “诶?”太傅本以为皇子会因为此番而产生一些自惭形秽的感觉,实际他根本没能打动皇子虚心向他求学。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书法没有你的意义。”孩子回嘴,“写了顺心,有什么不对么?”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太傅顿时无言以对,皇子如此顽固,想必上一任太傅也是无法拗过他,才让他的书法这么“奔放”下去的吧。 
         “即使如此,你也得学好这个。不然……我不让御膳房给你送好吃的了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皇子听了,立马在新的纸上写了四个大字。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【讨厌太傅。】   
        太傅只从笔画里大约解读出了这四个字,或许皇子还是故意写清晰点让他看明白的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突然想到,如果他要拿这张纸到皇帝老子那儿告状说不尊重太傅,是说不赢的,毕竟这些字实在太不清楚了,孩子随便狡辩几句,也没人能坐实他什么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么快被讨厌可不是一件好事。可小孩子么,哄哄应该很快就忘掉隔夜仇了。他要树立太傅的绝对威严,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,不过一旦树立起来了,是否被讨厌这一点,也就无关紧要。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晚上更响,快到就寝时间了。也没有多余的房间可居住,他这晚就得先搬入皇子的寝室。他才把枕头被铺打包好放入房内,忽而记起有一些物件漏在了大殿,要去寻回。  
         于是他对坐在床上的皇子嘱咐:“我出去拿些东西,很快便回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皇子抱着史莱姆,不情愿地回应了一声。他迫切希望新的太傅房能修好,或者太傅出门被星星砸到然后送入太医院,那样他就不用和一个大人挤在一个房间了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大人,准确的说是新太傅,才来没多久就不对他用敬语了,这样也好,不用费心思用绕口的套话交流;可是太傅总是站在身后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,见缝插针地指导,或者引他说话,让他感到了厌烦。他确实对太多有关自己的事实闭口不言,可是也没有必要一一向认识没两天的太傅说明。就像上一任太傅一样,他就那么处过去,井水不犯河水,大约就可以了罢?   
        所以他才不愿意让出他的楚河汉界!   
        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门前,皇子把门往中间一摔,妥妥地锁上了门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当太傅吹着口哨回来时,发现门闭着,轻推不开,门后被什么东西顶住了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小主子难道把门锁上了?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喂!!!!把门打开!!!让我进去!!殿下!!!”他向门内大喊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无人应答。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幻!!!”太傅扛着他的包袱,咚咚咚地用拳头捶着门。可是里面仍然一点动静都没有。 
         ……哎,这孩子到底想的什么?我可是太傅诶,凭什么就被他关在房间外面了?太傅脑袋气得冒烟。干脆找了门前一个台阶,坐下了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皇子也知道这是忤逆长辈的行为,等太傅进来了或许自己要被藤条抽好一顿屁股,可是他本能地就把太傅挡在了外面。要知道,房间明明没有第二张床铺,新太傅却打算把就寝用具也塞进来,难道是把自己的房间当作了在自己府上,想睡就睡么?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这可不行!即使是德高望重的前任太傅也没那么干过!皇子才不愿意在自己床上和一个见面没多久的长辈挤在一块。连睡觉也得“指导”着,就像是被父皇差来的人监视了一样,虽然这个太傅看似对他温柔无害,但他总觉得过于亲近了,让他时时刻刻想着排斥这样的亲近。    太近了。有点烦人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轻不可闻地对门后面的太傅哼了一声,他从桌上拿起一本未研读完毕的书,爬到床上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。过一会儿那奇怪的太傅就该放弃,然后到他该去的地方睡觉去了吧。他那么想着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……欠。”大半个时辰过去了,皇子也乏了,把书放回桌面,他打开了门后面的锁,把大门推开。    门前的台阶上坐着一坨白色的东西,不,仔细看看那是太傅。他发现门打开了,回过头来和皇子面面相觑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殿下终于肯开门了?”他开口,语气里隐藏着愠怒。 
         皇子以为太傅早就该离开了,没想到他竟然毅力顽强地干等到他打开门。难道他倚着柱子一直坐着等待吗?天底下怎么有这么傻的人。如果太傅真的愿意等他,那么凭借性子捉弄别人的自己,是不是显得太卑鄙了?  
        “刚才我不小心睡着了,把太傅忘在了外面……太傅,对不起。”皇子没法解释自己锁门的缘由,直说一时兴起,相当不靠谱;调皮捣蛋,太傅告诉父亲的话该怎么办?他可就完了!真诚地道歉,或许还能博得一些谅解。
        太傅当然知道皇子在说蹩脚的假话,只是没有对笨得可爱的皇子说,他其实是看到了窗纸映着的活动着的人影,发现了皇子没有在睡觉的。 
       他也知道随便闯到皇子床上睡觉有违礼节,可如今东殿也逐渐算是他管事了,连皇子也得对他感到敬畏才是,那还有谁敢对他的“教育方法”说不呢?皇子接受了“皇子”的身份久了,就习惯于排斥别人了,这一点他是确认无误的。越是排斥,他就越看得到可乘之机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皇子必定从小接受体面的教育,在大的方面不会有重大的失误,但是细枝末节上,他想挑刺,也是不费力气的,来日方长嘛。
       “哦?既然如此,你是不是应任由我发落?”太傅伸手揪住了皇子的小辫子,轻轻扯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!!!”不但楚河汉界要被侵犯,连帅也得落入匪网了!   
       望着皇子突然变黑的脸,太傅知道他被吓得够呛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就先放过你,睡觉吧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3)